迎丰科技上会前被爆猛料众说纷纭

来源:《中国IPO在线》 作者:文/高丹 审/莫云峰 发布时间:2020-9-9 17:53:02
【提要】迎丰科技明天上会接受审核,纵观近期的通过率该公司貌似胸有成竹,但业内专业人士及广大投资者却看法不一,认为其存在种种不确定性。安全生产责任重于泰山,被爆隐患重重危机四伏却在招股书无详尽披露以及制定预防和改进措施。安全问题是生产企业立命之本,即便是细如牛毛的隐患都

    迎丰科技明天上会接受审核,纵观近期的通过率该公司貌似胸有成竹,但业内专业人士及广大投资者却看法不一,认为其存在种种不确定性。安全生产责任重于泰山,被爆隐患重重危机四伏却在招股书无详尽披露以及制定预防和改进措施。安全问题是生产企业立命之本,即便是细如牛毛的隐患都可能导致毁灭性后果,该公司近年来发生较多安全事故,对于资本市场所可能导致的风险,确实不容小视。其中王江锋与浙江迎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侵权责任纠纷一案尤为突出,在该公司IPO上会前夕又被推上风口浪尖,事件经过大致如下:2018年6月24日,原告受托运送化学硫酸至被告公司处,将运输车开到卸货地点,把车上的硫酸输送软管连接至被告公司的下料口,由被告的输送泵通过黑色管道打入其接收桶中。因被告没有做好黑色管道与接收桶的固定衔接工作,开泵打硫酸三四分钟后,黑色管道从接收桶接口处滑出,致使硫酸在输送时发生泄漏,泄漏的硫酸自上而下从接收桶斜坡喷淋到站在危险区域以外的原告身上。事故发生后,原告第一时间采取自救措施,后被送往医院治疗。治愈后,经鉴定构成七级伤残。原告认为,发生硫酸泄漏事故的输送管及接收桶均是被告所有,由被告负责管理及使用。事发当天被告未尽管理职责,未做好输送管与接收桶的固定衔接工作,发生输送管脱离,导致原告受伤,被告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该案系占有、使用高度危险物损害责任纠纷。《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七十二条规定:“占有或者使用易燃、易爆、剧毒、放射性等高度危险物造成他人损害的,占有人或使用人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但能够证明损害是因受害人的故意或者不可抗力造成的,不承担责任。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占有人或使用人的责任。”以上事故发生时间距今虽然已过去将近三年,未必在法定要求披露时间范围之内,但本着把民众生命安全放在首位之原则,该公司对于此类或不可预知的事故应急预案及改进措施方面是不是得有所作为,从而应对资本市场的检阅。

    有网友爆料该公司经营管理过程中涉嫌利益输送,向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遭质疑。该公司不明资金挪腾占比居高不下、股权转让倒手价格迷雾重重、关联交易金额占比巨大暗藏风险、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等诸多疑点。据了解,2017年,迎丰科技向实控人马颖波拆借资金的期初应收余额为9,026.19万元,当年又累计借出8,803.35万元。2017年,迎丰科技向实控人马颖波累计收款18,497.72万元,其中收到资金利息为668.18万元。吊诡的是该笔利息竟高出当年迎丰科技的全部利息收入,迎丰科技2017年度除了收到实控人支付的利息之外,那整个银行存款利息不但没有甚至还倒挂出现负数。招股书解释,实控人马颖波拆借的资金系2016年度、2017 年度实控人为公司支付的成本费用,金额分别为1,393.96万元和2,631.63万元,合计4,025.59万元。投资者普遍认为在其进入资本市场后,后期业绩‘变脸’的概率很高。”近期随着证监会针对IPO企业虚假信息披露和财务造假稽查力度日益加大,投资者担忧在上市后被核查出以上漏洞从而严重影响投资者利益,并有可能导致退市风险。孰是孰非我们期待企业的声音。

    被投资者质疑该公司包括营业收入和财股数据多项财务造假、包装上市,呼吁证监会中止其IPO进程。翻阅资料发现:该公司报告期内,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波动频繁,总体上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背离。与之相关的是公司应收账款和负债率不断“高升”,对比数据发现,资料显示:据迎丰招股说明书显示,迎丰科技2016-2018年间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37.9%、32%、28%,呈直线下降,降幅近36%。另外近年来该公司背负着不小的债务压力短期偿债能力堪忧,存在短期偿债能力风险。报告期内,该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9.58%、53.94%、43.55%, 流动比率分别为0.49、0.69和0.73,速动比率分别为0.40、0.55和0.44。究竟是应收账款高企所致,还是业绩粉饰的浮华?造血能力不足,导致该公司财务压力不小。投资者建议监管部门重审该公司财务报表并重新核实募集资金用途的合理性及合规性?投资者质问该公司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广大投资者质疑该公司高额募集资金首当其冲是用来偿还巨额债务,募投项目的合理性?该公司盈利财报的真实性?资产负债的严峻性?每一项都是IPO上会审核的灵魂拷问。

  “环保无小事”或可能被翻老账,IPO上会审核或存不确定性,部分投资者建言除了向证监会反映该问题,更呼吁中央环保督查组介入调查该公司是否有环保违法行为。身为当地大型生产企业,却有诸多的环保隐患和风险,不禁领投资者堪忧其上会审核的前景是否光明。纺织印染行业属于高污染、高能耗、高排放重污染行业,废水、废气、废渣的排放一直备受环保监管部门监控,如果处理不当会污染当地环境。尤其是迎丰科技公司驻地在浙江省,是我国第一个建立排污权交易中心试点城市,可想而知环保督查力度更为严厉。该公司还曾被浙江省环保厅纳入《2018年浙江省强制性清洁生产审核企业名单》和绍兴环保局根据《企业事业单位环境信息公开办法》(部令第31号)《2018年绍兴市重点排污单位名录》。2016年至2018年间,迎丰科技环保设施建设及技术改造累计投资 4239 万元,环保相关费用的支出分别为 1755 万元、2480 万元、2697 万元。其一,环保费用的与日俱增会降低该公司经营利润率,减弱盈利能力,导致无法满足上市企业利润年度递增的硬性要求;其二,环保支出越多,昭示该公司环保违法风险越大,如此高危污染源的存在,势必产生大量的排放污染,试问该公司是否有无对废水、废气等排放物进行处理的设施及举措,是否达到对环境保护的政策要求?“环境污染”问题会否成为该公司IPO冲刺的重大障碍,投资者呼吁监管部门审慎对待其上会审核。


  • IPO在线(www.chinaipoline.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邮箱:chinaipoline@126.com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内容已注明来源,仅供阅读,所有图文稿件版权均属来源处所有,转载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其内容真实性。如稿件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发邮件给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进行删撤处理。 (备案号:京ICP备18012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