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复上交所问询 国联股份称不存在融资性贸易情形

来源:吴科任 中国证券报·中证网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2-12-2 9:58:29
【提要】12月1日晚,针对被质疑涉嫌利用融资性贸易助推业绩一事,国联股份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表示,报道所述融资性贸易、人均创收异常、募集资金使用等质疑均不属实。经自查,公司最近两年及一期与前十大客户、供应商交易中,不存在同笔交易中客户、供应商为同一方或关联方的情

  12月1日晚,针对被质疑涉嫌利用融资性贸易助推业绩一事,国联股份在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的公告中表示,报道所述融资性贸易、人均创收异常、募集资金使用等质疑均不属实。经自查,公司最近两年及一期与前十大客户、供应商交易中,不存在同笔交易中客户、供应商为同一方或关联方的情形,公司与其不存在融资性贸易的情形。

  自有仓发货收入占比低

  国联股份定位于B2B电商和产业互联网平台,以互联网大数据为支撑,为相关行业客户提供工业品和原材料的网上商品交易(下称“工业电子商务”)、商业信息服务和互联网技术服务。其中,工业电子商务是公司主要业务。

  在对上交所问询函回复中,国联股份从采购及销售模式、公司对产业链上下游的价值、收入确认政策等维度,阐述了公司的业务模式。国联股份表示,通过集合采购方式进行采购和销售,可以获得更好的货源保障和议价能力。

  国联股份介绍,工业电子商务业务中的购销分为四个步骤。首先,多多电商选择与主要原材料供应商就采购合作情况进行洽谈,双方洽谈成功后,多多电商会进入供应商的大客户体系,并签署采购框架协议。其次,签订采购框架协议后,多多电商根据多多平台历史交易数据、集合订单数据和市场供需状况,确定采购计划。第三,多多电商与供应商签订框架协议或商品入库后,会在多多平台上架、发布商品信息,客户下单后,多多电商会与客户签订销售协议。最后,多多电商根据与客户签订的销售协议,由多多电商自有仓库直接发货,或对供应商发出发货指令,由供应商按指令发货;货物交付客户后公司相关业务人员与客户进行沟通确认,客户将签署后的签收单发送至相关业务员邮箱或直接上传公司商品交易ERP系统,多多电商确认此笔交易完成。

  国联股份的工业电子商务业务有三种发货模式,第一种是自有仓发货,即公司采购的货物直接运输至公司仓库存放,待签订销售订单且满足双方约定的发货条件后由公司仓库发货给客户;第二种是厂家仓发货,即货物由供应商直发,供应商接到公司的发货指令后将货物发出给客户;第三种是客户自提,公司将提货单发给客户,供应商或公司仓库见到提货单后将货物交给客户。

  根据公告,2022年前三季度,上述三种发货模式的收入占比分别为7.13%、57.10%和35.77%。国联股份表示,供应商直发的物流运输由供应商负责,客户自提的物流运输由客户负责。在此两种模式下,公司主要以客户上传的货物签收单作为收入确认依据,未强制要求供应商或客户提供物流单据。

  披露口径存在差异

  有媒体报道称,公司披露2020年与亿利洁能下属企业亿兆华盛交易金额为3.73亿元,亿利洁能年报显示对公司采购金额仅为3.01亿元,与公司披露交易金额不相符。同时,公司与亿利洁能拥有共同的客户山东东岳飞达物流有限公司(简称“东岳飞达”),且东岳飞达同时是公司客户、供应商,猜测东岳飞达可能是公司融资性贸易中的资金提供方。

  国联股份表示,亿兆华盛主要通过公司电商平台自主下单,为独立采购,不存在指定公司通过特定供应商采购的情形。2021年,公司向其零星采购聚氯乙烯,主要系临时缺货时其恰有库存,从而少量调剂采购。上述公司向其采购的聚氯乙烯对应多家下游客户,注册地址分散,且各下游客户与其不存在关联关系。亿兆华盛与公司不存在融资性贸易行为。

  国联股份认为,东岳飞达为公司电商平台自主下单的客户,其成为公司供应商系金红石等产品临时缺货而向其采购。公司向其采购的品类与对其和亿兆华盛销售的品类不存在重叠的情形,该公司为独立采销,与公司不存在融资贸易行为;2020年末,公司存在向东岳飞达2944.25万元的预付款项,主要系2020年12月公司向其支付合计4851.33吨高钛渣的采购款,上述业务于2021年3月全部执行完毕。2021年以后,公司与东岳飞达交易金额下降主要系该公司控股股东山东能源集团内部业务重组所致。

  国联股份表示,与亿兆华盛、东岳飞达之间交易不存在融资性贸易情形。一是融资性贸易的主要特征之一系上游供应商和下游客户均为同一实际控制人,或上下游之间存在特定利益关系。亿兆华盛和东岳飞达同为公司主要客户,并不构成直接的上下游关系,也不存在关联关系,不构成融资性贸易的闭环链条。二是2020年公司对东岳飞达的销售金额为5.53亿元,采购金额仅为452.85万元,且属于不同品类。公司对其销售及采购金额差异较大,不涉及融资性贸易。三是公司与亿兆华盛、东岳飞达的合同均为明确的购销合同,不存在融资性条款或类似安排。

  至于与亿利洁能2020年披露金额存在较大差异的原因,国联股份称,主要是披露口径所致。亿兆华盛与涂多多累计发生交易3.73亿元,其中亿兆华盛与北京涂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发生交易额3.01亿元,与宁波顶创太化新材料有限公司(涂多多子公司)发生交易额0.72亿元。公司年报中披露的交易金额为合并口径,亿利洁能仅披露了北京涂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的发生额。

  人均创收水平是否合理

  媒体报道称,2021年国联股份员工人均创收能力远胜于其他相关互联网企业,子公司宁波粮和油多多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人均创收6.25亿元,员工人数增长与营业收入增长不相匹配。

  国联股份表示,粮油多多主体公司设在宁波,但目前团队员工主要在北京,为解决社保问题,粮油多多设立了北京分公司,因此人员主要在宁波粮油北京分公司。2020年底,宁波粮油缴纳社保的人数4人,宁波粮油北京分公司总人数24人,其中缴纳社保有22人,新入职2人,粮油多多员工人数为28人。2021年底,宁波粮油缴纳社保人数5人,宁波粮油北京分公司总人数54人,其中缴纳社保有49人,实习3人,新入职2人,粮油多多员工人数为59人。2021年,粮油多多实现营收25亿元,人均创收4277.75万元,处于行业正常水平。

  国联股份进一步列举了公司与同行业其他公司人均创收情况。2021年,上海钢联-钢银电商、欧冶云商、国联股份人均创收分别为5934.59万元、11145.51万元和4079.98万元。

  针对公司员工人数增长与营业收入增长的匹配性及商业合理性问题,国联股份表示,公司员工人数随业务的快速发展而持续增加(包括内部结构调整),与营业收入增长相匹配,与可比公司情况相吻合。国联股份从员工结构性调整、人员结构变化等方面说明其商业合理性。

  国联股份表示,B端的工业品原材料市场区别于C端的消费品市场,是一个精准流量逻辑的市场,针对的上下游企业客户群体数量有限,企业之间熟识程度也更高,因此容易形成口碑传播效应。加之公司长期深耕行业的知名度和影响力,不需要投入较多的营销人员。

  国联股份表示,多多平台采取前台运营、中台技术、后台保障架构,国联云中台技术团队,集团财务、人力资源、总办、设计中心等后台保障团队主要人员在北京国联视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中招阳光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和国联全网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该部分人员也是多多平台的支撑。


  • IPO在线(www.chinaipoline.com) © 202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邮箱:chinaipoline@126.com(值班电话:010-58436860)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内容已注明来源,仅供阅读,所有图文稿件版权均属来源处所有,转载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其内容真实性。如稿件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发邮件给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进行删撤处理。 (备案号:京ICP备180123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