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者六问瑞联新材缘何强闯科创板?

来源:《中国IPO在线》综合 作者:编辑:胡珊 审核:莫云峰 发布时间:2020-6-10 10:04:34
【提要】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今天科创板上会审核,虽然近期发行节奏有所加快,但仍有一些拟上市公司心存侥幸,以为近期百分百的通过率便可稳坐钓鱼台,有不少投资者网友反映,该公司存有诸多披露不详实问题存在,如招股书数据混乱疑似粉饰、股权结构、募投项目不实、一股独大等,强

   西安瑞联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今天科创板上会审核,虽然近期发行节奏有所加快,但仍有一些拟上市公司心存侥幸,以为近期百分百的通过率便可稳坐钓鱼台,有不少投资者网友反映,该公司存有诸多披露不详实问题存在,如招股书数据混乱疑似粉饰、股权结构、募投项目不实、一股独大等,强烈呼吁重点审查,该公司如此诸多悬疑待解却仍高调强闯科创板,随着国家监察力度的加强以及证监会强化上市企业退市制度的出台,将有助于A股市场沿着持续健康的步伐前进。以下为综合梳理该公司可能存在的情况,结合投资者呼声及相关媒体报道观点,抽丝剥茧、去伪存真,以还原事实真相。

“国有变私有”股权小手段暴露国资大问题
   有投资者爆料该公司的股权结构存在诸多问题和巨大隐患,据了解该公司16年企业沿革未披露被质疑国有资产流失,招股说明书在“发行人设立及重大资产重组情况”部分披露该公司前身西安高华近代电子材料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并以截至2015年6月30日经审计的西安瑞联近代电子材料有限责任公司账面净资产37963.15万元为基准,将上述净资产按 1:0.13的比例折成股份公司的股份总额5000万股,每股面值为1元。剩余净资产32963.15万元计入资本公积,设立股份有限公司。从1999年直接跳到2015年,从西安高华到瑞联有限,西安瑞联招股说明书未披露这16年期间企业历史沿革情况。不难发现,联合出资成立西安高华的两家单位均为国资背景。西安近代化学研究所是隶属于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公司的科研事业单位,西安高华电气实业有限公司则是西安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全资子公司西安高科(集团)公司参股企业,西安高华为央企研究所与地方国企合作成立的公司。然而在目前西安瑞联股东里,未见上述两家国资背景股东的身影。西安瑞联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的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无实际控制人。本次发行前,持有5%以上股份的股东为北京卓世恒立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宁波国富永钰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刘晓春、程小兵。股权历史沿革问题或存在很多的潜在纠纷和争议、矛盾,招股说明书披露股权的沿革会引起关注,甚至导致举报和起诉,这就会导致IPO风险大幅增加,广大投资者发生质问是否涉及国有或集体资产流失?为何能在国有资产大规模增资前“掐点”获得股权?是否涉嫌向相关人员输送利益?综上案例,不得不反思:究竟是因为该公司“偷梁换柱”的融资腾挪?还是在股权机制上弄虚作假漏洞百出?亦或是该公司经营本身早已举步维艰靠变更艰难度日?本轮IPO所计划募资是否就是填补巨额亏空亦做他用?此堪乱状况令广大投资者担心其上市后如何保障资金安全以及投资回报率?

“纸面富贵”不长久  做帐容易收账难
   应收账款奇高或成盈利能力的绊脚石,投资者质疑其财报数据的准确性。该公司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较大存有坏账风险,翻阅资料发现:该公司报告期内,公司经营现金流净额波动频繁,总体上经营现金流净额与净利润背离。与之相关的是公司应收账款不断“高升”,招股书显示,该公司重要客户、第一大欠款大户诚志永华一直都欠着瑞联新材不少钱。2017年末~2019年末,诚志永华分别欠瑞联新材1370万元、2200万元和3410万元,分别占当年应收账款比例的13%~20%之间,位居当年前两位应收账款客户。这些年,诚志永华欠的钱越来越多,但是公司却不是瑞联新材的前五大客户,但截止2019年末欠的钱最多。实际上,去年诚志永华“麻烦”不断。天眼查显示,2019年11月底,诚志永华出现了47条欠税信息,主要是拖欠房产税。而2019年,公司的欠税信息近百条。还被曝出欠税、法人遭限制消费,未来瑞联新材的3000多万的欠款能否顺利收回?究竟是应收账款回收不力,还是关联交易粉饰业绩的纸面富贵?造血能力不足,导致无锡新洁能财务压力不小。到底是强弩之末挣扎出的靓丽财报?还是想利用募集资金来填坑补漏?广大投资者建议监管部门重审该公司财务报表。

弥天大谎的购销数据难以自圆其说
   对比数据发现,据统计,该公司瑞联新材与第一大供应商客户八亿时空也存在购销数据“打架” 涉嫌造假问题,“良好的盈利能力是IPO企业冲关的硬指标”,若有悖于此,则有造假上市圈钱之嫌。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瑞联新材分别向八亿时空销售了4426万元和5297万元;占销售额的5.17%和5.35%;然而八亿时空招股书却显示,2018年,公司向瑞联新材采购了4081.65万元。双方披露的购销数据,存在数百万的差距,差异率约7.8%。八亿时空还是瑞联新材重要的欠款大户, 2018年和2019年八亿时空分别欠瑞联新材2072.26万元和 3019.04万元。2019年,八亿时空向瑞联新材多采购了871万元(5297万元—4426万元=871万元);但欠款额却增长了947万元。据八亿时空披露,截止2018年末公司只欠瑞联新材1628.09万元;但该公司认为截止2018年末八亿时空欠其2072.26万元,双方的说法相互矛盾,存在444万元的差距,差异率高达21.4%。该公司募投项目立项较为模糊,更不是迫在眉睫待建,光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一项就占比34%以上。如此业绩和产能利用率,呼吁证监会发审委重点稽查审核其募投项目的合理性及必要性。广大投资者质疑该公司高额募集资金首当其冲是用来偿还巨额债务。

“先分红、再募资”圈钱意图暴露无遗
   据投资者爆料,该公司有钱分红却无钱扩产,设多家投资公司入股,弄虚作假拼命冲刺IPO募资或有内幕,股东、高管利用资金玩乾坤大挪移之术涉嫌严重腐败。招股书申报稿披露,该公司瑞联新材拟募资投入的4大项目中,补血金额占募资比最大,34%的募资净额用于“补充流动资金”。但报告期内该公司瑞联新材每年都有大手笔分红,2015年、2017年、2018年,瑞联新材决议分红金额共计6000万元。据股书显示,瑞联新材于2015年4月16日召开2014年度股东大会,会议通过决议分配现金股利1000万元,上述现金股利已于2015年6月支付。瑞联新材于2017年5月15日召开2016年度股东大会,会议通过决议分配现金股利2000万元,上述现金股利已于2017年6月支付。瑞联新材2018年4月24日召开2017年度股东大会,会议通过《关于2017年度利润分配的议案》,拟分配现金股利3000 万元,上述现金股利尚未支付。如此操作实在引人遐想,其在大笔分红后又突然大额借债,其行为是否真正为经营所需?如果是为了经营,那为何其不用分红的资金投入扩大生产呢?以上行为暴露出该公司的上市动机不纯,广大投资者堪忧募投项目的真实性及必要性。

关联交易危害大  自欺欺人不经查
   有投资者爆料该公司业务过度依赖单一大客户并涉嫌利益输送,向关联方资金拆借频繁遭质疑。该公司不明收入占比居高不下、股权转让倒手价格迷雾重重、关联交易金额占比巨大暗藏风险、资产负债率高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等诸多疑点。据了解,虽然该公司营业收入逐年增长,但其营收主要依赖于大客户或给其带来客户集中的风险。招股说明书披露,报告期内瑞联新材与关联方山西义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存在关联方采购,同时与上海格瑞精细化工有限公司存在关联方销售,不难发现山西义诺和上海格瑞背后站的是同一关联方实控人李晨。山西义诺系瑞联新材外协生产商之一。2015年-2017年,瑞联新材向山西义诺采购金额分别为1306.36万元、1765.02万元、777.38万元。山西义诺主要为联新材提供OLED前端材料的加工服务。2015年、2016年,瑞联新材向上海格瑞销售金额分别为2382.79万元、2590.43万元,占同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77%、4.65%。瑞联新材向上海格瑞销售的产品主要是OLED显示材料,其终端客户为 Merck 和 Doosan。另有少量医药中间体,终端客户是医药生产企业。山西义诺与上海格瑞实控人均为李晨。上海格瑞系李晨持股100%并担任执行董事的企业。山西义诺为西安瑞立电子材料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西安瑞立系李晨持有73%股权的企业。该公司高度依赖主要关联客户会对其产生致命的影响,一旦出现变化时,那么对该公司的影响将会是巨大的。在其进入资本市场后,投资者普遍认为后期业绩‘变脸’的概率很高。”近期随着证监会针对IPO企业虚假信息披露和财务造假稽查力度日益加大,投资者担忧在上市后被核查出以上漏洞从而严重影响投资者利益,并有可能导致退市风险。孰是孰非,请针对以上疑问做详述解答,以便去伪存真,引导广大投资者对该公司更全面客观的认知。

财务数据凌乱不堪IPO或成审核关键要素
   投资者质疑该公司包括营业收入和财股数据多项财务造假、包装上市,呼吁证监会中止其IPO进程。该公司采购数据与相关现金流及经营性债务间同样存在勾稽异常的情况,2019年瑞联新材向前五大供应商采购金额为2.03亿元,占采购总额的44.89%,由此可以推算出当期的采购总额为4.53亿元。增值税税率自2019年4月1日起由16%下降到13%,整体核算后,可得出其当期的含税采购金额约为5.15亿元。理论上,从含税采购金额中扣除当年形成的经营性负债后,应该是当期为采购而支出的现金。招股书显示,2019年末,瑞联新材的应付票据为1亿元、应付账款为9453.95万元,两项合计较期初减少了5027.81万元。也就是说,当年瑞联新材的现金流出不仅用于支付含税采购,还结算了部分往期的经营性债务,理论上2019年联瑞新材应该有5.66亿元的现金支出。那么实际情况是否如此呢?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瑞联新材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为5.34亿元,再加上当期预付款项减少的805.94万元,则当期与采购相关的现金流大致为5.42亿元,相比理论上应当支出的金额大概要少2400万元。也就是说,2019年瑞联新材大概有2400万元的含税采购既没有现金流,也没有经营性债务的支持。以同样的逻辑核算瑞联新材2018年采购数据的勾稽关系,发现仅存在210万元的差距。如果说2018年瑞联新材的采购数据相对正常的话,那么其2019年采购方面存在的2400万元的勾稽差异就很难让人理解了。该公司采购数据和存货数据之间的勾稽关系也存在疑点。招股书披露,瑞联新材主要原材料采购包括基础化工原料和外购中间体,2018年基础化工原料采购金额为2.08亿元、外购中间体的采购金额为2.13亿元,二者合计为4.21亿元。同期该公司营业成本中的直接材料金额为3.56亿元,相较于原材料采购金额要少大约6500万元。也就是说,当期所采购的原材料并没有完全消耗尽,应该结转至年末的存货中。如果是库存商品的净增加额存在差异,还可以解释为库存商品价格分布差异导致,但库存商品的净增加量仅仅是一个数数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差异呢。产量、销量和库存商品数量,难辨其数据真假。那么究竟是招股书披露数据有误?还是为了募投项目而故意编织出发展潜力无限的假象?不难看出产能完全没有达到饱和状态的可能性,投资者质问该公司募投项目的必要性?广大投资者质疑该公司高额募集资金首当其冲是用来偿还巨额债务,募投项目的合理性?该公司盈利财报的真实性?资产负债的严峻性?每一项都是IPO上会审核的灵魂拷问?


  • IPO在线(www.chinaipoline.com)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联系邮箱:chinaipoline@126.com
    免责声明:本站转载内容已注明来源,仅供阅读,所有图文稿件版权均属来源处所有,转载不用于任何商业用途,转载不代表同意其观点或其内容真实性。如稿件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及时发邮件给我们,核实后会第一时间进行删撤处理。 (备案号:京ICP备1801232号)